首页 about shibaniu/柴犬 our shibainu/雌阵&雄阵 puppies/幼犬
photo gallery/相簿 guest book/留言板 links/链接 article area/文章区
 
 

本文未经本人同意,禁止复制转载,敬请配合!

 

本文图片将随后补充 敬请谅解!柴犬的历史故事(一) <wbr>养柴需读

 

你知道作为日本犬唯一小型犬的柴犬曾经遭受灭顶之灾吗?当你看到柴犬那可爱的身影,并被它深深吸引时,你可知道它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境遇吗?柴犬,作为世界著名的犬种有着不为人知的许多动人的故事。我们饲养柴犬,应该对这些故事有所了解,对我们提高犬类的繁殖理念是有帮助的。

 

一、挽救物种
日本明治时代前,日本主要的犬种是日本本土的品种,而明治时代开始(1868~1913)由于大量的外来犬种进入日本后,日本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大量的混血犬种。原本一直用来在险要的山区地带狩猎的中小型日本犬,也不可避免地被卷入这股杂交化浪潮中。这种在当时未被重视予以限制的现状导致到了大正年间~昭和年间(1913~1926),立耳、卷尾的日本犬竟变的稀少而珍贵起来。当时,只有在深山老林里居住的猎手那里还存在有少许纯种日本犬。而在城市里,混血杂交的日本犬比比解是。在这种离日本犬灭绝只差一步的状态下,民间响起了重视并保存民族犬种的呼声。

 

昭和三年(1928)以齐藤弘吉为中心,创立了[日本犬保存会],他们深入深山老林搜寻那些立耳、卷尾的日本纯种犬,并将找寻到的符合日本犬特征的犬予以登记。昭和九年(1934)制定了[日本犬标准]。当时,对不符合[日本犬标准]的犬一律不予以登记,力求将不纯血液的日本犬排除出去,将纯正血脉的日本犬保留集中,并对这些保护犬种进行固定化繁殖。这是日本犬保留下来的重要而关键大手笔。柴犬也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被保护并固定繁殖下来延续到今天的品种。

 

由此可见,一个纯血统的物种可以在短短的历史时间内遭到历史性的毁灭,但也可以在人们醒悟后的挽救下恢复其本貌并延续繁衍下来。这段日本犬的挽救史,对我们来说,难道不是非常有教育意义吗!20世纪初,在日本民间对柴犬灭绝进行挽救保护并竭力固定保护繁衍下来的这个品种,你觉得你可以随意进行串种繁殖吗?!

 

二、“日本犬保存会”(日保)介绍

 

日本犬保存会由民间自发形成创建。于昭和12年(1937年)经日本文化部批准成立法人单位。这是日本国内历史最早的民间犬种团体。日保会于昭和7年(1932年)第一份会刊杂志[日本犬]创刊,并建立健全犬籍管理登记簿及发行犬种血统证明书。随后,在东京银座松屋召开第一届日本犬全国展览会。在当时,虽然只招集到81只日本犬参赛,但场面依然是轰动的。这次的展览会还特地将当时有名的秋田犬[八公]作为特别招待犬邀请入席。由于战争原因,日保会在昭和18年11月(1943年11月)举办完秋季展览会后,一度休会。于昭和23年(1948)复会,并于1949年再次召开日本犬展览会。日保会在日本犬保护过程中,起到了关键而不可否认的作用。由此可见,有理想信念的民间组织对物种的保护,有时比国家部门对物种的保护来的快而有效。

 

三、中城龙雄先生及“天然纪念物柴犬保存会”(柴保)介绍

 

在日本柴犬的保护活动中,有个非常奇特而重要的人物是必须要介绍给大家的,他就是中城龙雄先生。

 

中城龙雄先生曾经担任日本犬保护会的常任理事及审查员。后来,由于保护理念的不同,他于昭和35年(1960年)离开日保会,自己筹建了[天然纪念物柴犬保存会]。也就是从那时起,中城龙雄先生全身心投入到柴犬的高纯种培育工作中,中城龙雄先生于1993年89岁高龄去世,他一生不图眼前利益,对柴犬的研究做出了不可否认的巨大贡献。

 

中城龙雄先生的故乡是柴犬的产地日本长野。他自幼喜欢日本犬,但他真正投身到日本犬的研究工作中去,是从1934年,他30岁开始。当时,他加入了日本犬保存会并积极地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上面说这位先生是个奇特而重要的人物,是因为我翻阅他的故事,被他的精神所感动。在理想与现实中,他曾苦苦探索;他为自己繁衍纯正柴犬的理想奋斗,曾经落入极度贫困之中。

 

中城龙雄曾经讲述过一个他本人亲自经历的故事:二战时期,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导致日本国内物资匮乏,狗几乎被吃光,而且粮食采取配给制度,不允许用粮食喂狗。而中城龙雄家里饲养了三只柴犬,这在当时是无法容忍的行为。一天,宪兵到他家发现了三只柴犬,对他进行了严厉的斥责:“为何养狗!”中城龙雄为保护仅有的种柴极力进行了辩白。他对宪兵道:“这是民族的犬,无论如何也要保留几只下来,将来战争结束了,让灭绝的犬复活是不可能的!”宪兵可能被他的真诚所感动,对他说:“明白了,不过,战争期间养狗可真够戗!好好养着吧。”然后离开了他家。他所叙述的这段历史是绝对真实的。据战后人们的回忆:战后,日本进行过统计,当时日本国内残留的柴犬不过数十头而已了。而最值得惊叹的是,日本柴犬竟然就是从这数十头种犬基础上提纯繁衍下来的!也正是历经50余年艰苦不绝的提纯、固定、培育、繁殖才有了柴犬走向世界的今天!

 

看日本保护本国物种的做法,我真的是感慨啊!相对日本来说,我国的犬种数量之多,品种之高贵是日本所无法比拟的,可我们民族做了什么呢?还在做着什么呢!

中城龙雄心中的柴犬理念是独特的,他所创办的[天然纪念物柴犬保存会]里的图片是大家所熟悉的“不好看的柴”。而这些柴恰恰是柴犬的原始态。中城先生为何宁可贫困中艰难度日也要培育这些市场狭小的纯种柴呢?为何在中城先生去世后,[天然纪念物柴犬保存会]会员反而增加了,规模反而大了呢?

  

四、中城先生的:"保护柴犬的原始性、原种性、野性理论"的由来及过程

据日本历史考古发现:日本8000~10000年间的绳文时代出土的日本最早的犬类遗骨判断,该骨骸与柴犬的骨架大小类似。日保会的徽章是以出土的土陶犬为标志,这件土陶制品显然是日本犬立耳、卷尾最有利的佐证。

 

根据日本犬研究者对出土日本犬骨骸的研究表明,最早的日本犬头额骨明显浅显,与狼的头颅有着明显的接近。早期日本犬牙齿也有着与狼接近的本质特点。而在上个世纪初日本搜集保护的日本犬的种犬中,浅而长的头颅特征是非常显见的。而且,当时的日本中、小型犬(秋田犬在我查阅的资料里,没有涉入讨论),都具备强烈的原始性的狩猎本能,这是日本犬非常突出的特色。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中城龙雄本人非常迷恋日本犬的原始野性特质,他用了60年的人生对此孜孜不倦地研究。在他研究并对柴犬纯种提纯繁殖的过程中,他提出:在对柴犬的保护工作中,一定要保留柴犬[原始性、原种性、野性],这样才能真正保护柴犬物种血统本质的纯正。开始,这一理念并非他一人所持有。但到了市场现实与理想发生碰撞时,这种理念就与现实发生了冲突。日本的一些资料都回避对中城龙雄出走(日保)进行直白的说明,这是日本人的生活习惯----不予以正面讨论,让你自己去猜去思考。看过一些文章后,我考虑:中城先生之所以脱离他曾经努力为之奋斗的(日保),并在自己经济条件不好的情况下独立创办“天然纪念物柴犬保存会”的主要原因,与他的保护柴犬这个品种的理念有着直接的关系。

 

我们可以从柴保金章犬(特优秀柴犬)获得者:[樱王号](1981年出生)照片可以明显看到(柴保)推荐繁殖的柴犬的品相状态。


没有找到[樱王号]的照片,特选用柴保94届金章奖获得者的照片参考:


金章种公


金章种母

 

 

樱王号额段浅显、后头部发达、宽平的额头、三角而威严的眼睛、宽长的口吻、大而锐利的牙齿、前倾而紧张立起的耳朵、全身透露出的锐敏感觉。这一切实际是上个世纪初,日本残留下来的柴犬的优秀柴犬的本貌。中城先生认为:樱王号具备朴素的体形、保持着原始的野性感觉、对主人极为忠实、狩猎看家两用、是最象犬的柴犬(最有狗样的狗)。这是中城先生始终如一坚持的观点,这也是他对(柴保)繁殖的柴犬最基本的要求和评价。

 

可以说,(柴保)的柴的确是日本古老柴犬的延续,这是中城先生为之守育的柴犬。中城先生认为,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真正保护好远古遗留下来的柴犬血脉;是对全世界考古学奉献一份物种活化石;是为日本及全世界提供一份真实的物种保护的宝贵财产。

 

虽然,中城先生倾尽一生保育原始柴的品相及特质,但在外貌美感上无法与近代致力改良柴犬外貌后的柴犬相媲美。在无任何市场利益可获取的情况下,我真的由衷佩服中城先生这种保育原始柴犬血脉的重要贡献。没有他的努力,我们完全不可能看到原始状态的柴犬究竟是什么样子。如今,所有美丽动人的柴,都是在中城先生为大家留下的这些柴的基础上繁殖出来的,仅凭这点,我们实在无权评判和嘲笑(柴保)那些实用但相貌不美丽的柴犬!

 

昨晚,编写完这段故事,我在想:如果,将中国松狮、沙皮、藏獒都培育成玩具贵宾大小的体形以及可爱的相貌~~~然后说:这就是保留原始品种相同性格本质特点的的松狮、沙皮、藏獒!恐怕没有人会相信我的胡说八道!尤其是藏獒,如果将这个品种改良成[玩具可爱型]的话,无论怎么鼓吹新的[玩具可爱型藏獒]具备原始型相同凶猛性能~都绝对是胡说八道。

五、久我和夫先生与柴结缘

 

久我和夫先生是位法律学方面的教授,他与中城龙雄先生的偶然相遇,导致他开始了专业以外的柴犬研究。故事是这样的:

久我和夫第一次养柴,是想给儿子买只小狗做伴,他并没有提前准备挑选什么狗,因为他当时的确对犬没有任何认识,他只是想买只狗就行了,他也根本不考虑纯种和血统的问题。于是,他就这么走进狗舍门铺。走了几家后,他被一只关在笼子里的狗给吸引住了。那是一只昂首挺胸的小狗,眼睛犀利的目光似乎能穿透人心。久我和夫被这只小狗所吸引,于是他问老板:“这是什么品种?”老板说:“是柴犬。”“啊~柴犬!”久我和夫被这只小柴的灵气所打动,他当即决定养柴犬。为此,他去了(日保会)想咨询柴犬的事情。而恰恰在那里,他碰到了上面提到的中城先生。

 

久我先生与中城先生的交谈是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的。中城先生只要谈到日本犬就收不住口,久我和夫也是越听越激动,完全被中城先生的介绍所感动。中城先生带他看了几只自己所拥有的当时最有代表性的柴犬,并帮他挑选了一只。这就是久我先生的第一只柴犬----[红驹号]。

 

[红驹号]是中城先生亲自培育的,出生于1959年,是只非常优秀纯正的柴犬。久我先生带回家后,开始朝夕关注红驹号的生活,并认真对他进行训练。此时的久我先生已不是当初给儿子买宠物的想法了。不负众望,[红驹号]在一岁多时,被推荐参加了(日保)在琦玉县的支部展,并勇夺综合第一名!
注意:(此[红驹号]与1968年夺得农林大臣奖的[红驹号]不是一只柴)

 

六、久我先生的“柴犬研究”序幕

 

尽管[红驹号]是中城先生自己亲手培育的柴犬,而且出师得意,但中城先生对[红驹号]还是不满意。他觉得:[红驹号]还不算是“理想的柴犬”。他认为,柴犬的特征必须具备:“原始性、原种性、野性。”

 

中城先生一直强调的“原始性、原种性、野性”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按照中城先生的解释是:“原始性”是指:在外形、性格上,一眼看上去就要具有单纯、朴素、明确的感觉;“原种性”是指:犬在人为使用手段故意培育出某种样式犬之前的元形质;“野性”是指:犬自身能在自然环境中生存的能力。

 

其实,中城先生个人也明白他心中的理想柴犬的培育是很难的。而且,在明治时代后出现的杂交化状况下,究竟有没有纯种柴?这也是一个很大的疑问。因此,需要有人用科学手段对柴犬的血统进行严格深入的研究。久我先生对中城先生的敬业精神发自内心佩服。在他看来,尽管当时有很多人自称自己对柴犬的事情了如指掌,但久我先生认为:在当时,真正了解柴,并对柴了如指掌的应该还是中城先生。中城先生在日保会前期工作中的贡献是极大的。尤其是在日保会战时休会期间,他精心保管了(日保会)最初的犬籍簿。(日保会)复会后的活动中,中城先生也是作为(日保会)的中心人物参与工作的。(日保会)当时要做的工作中包含将少数纯种柴近亲交配+新血导入交叉组合,然后从幼崽中再挑选好崽再配种繁殖,这种纯化培育繁殖需要反复进行。对这些柴犬繁殖的复杂性,久我先生是从那时开始了解的。

 

由于中城先生对[红驹号]的评价不高,导致久我先生想亲自深入了解柴犬。于是,他与柴犬的邂逅、与中城先生的结识、与[红驹号]的朝夕相处经历,拉开了他个人对柴犬研究的序幕。

七、久我先生“柴犬研究”及实践 (一)

 

早年,久我先生第一次参观英国犬俱乐部会展时,当即就被展事所感动。当时他想:如果能带日本犬参加比赛取得最高奖项也并非梦想不可实现。在那个时期,秋田犬已经名扬海外,而大多数英国人除秋田犬外,并不知道日本还有数千年历史的中型及小型犬。在欧美人的意识中,犬这种动物是当作某个国家的文化来认识的。如同说到黑背,就想到德国;说道贵宾就想到法国;说到更类,就想起英国。一个国家所固有的犬种是作为这个国家的民族文化及民族精神生活的表现存在的,这种概念已经被世界各国所接受认同。

 

久我先生是位大学教授,并非柴犬的专业经营者。学者们在研究某一课题时,都是按照课题研究的思路展开,久我先生因为中城先生对其[红驹号]的评判问题有迷惑,决定按照研究课题的思路开始对柴犬进行研究。他首先对有关柴犬的书籍、资料、文献、图书馆的古代绘画等等进行搜集,尽可能将任何能到手的资料收集到手,然后认真学习,熟读那些精华内容。然后,他寻找机会与(日保)的老会员互动,向他们请教很多问题。由于(日保)的“日本犬标准”缺乏具体性内容,他就寻找机会去亲眼观察那些优秀奖获得犬的优秀之处,并与指导者交谈,仔细听取对方的见解。这的确是一条研究柴犬的简明快捷之路。

 

久我先生在对以上获取的知识进行总结归纳,他的主导思想还是来自中城先生。因为,他信任中城先生对柴犬保育方面的知识及所制定的基本方向。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学习、考察、思索后,他决定:还是要遵循中城先生的路走。

 

久我先生作为学者,他有很多去国外考察交流学术的机会,他充分利用这些机会,在工作之余,对欧美、亚洲等国家的犬类进行观察分析。他在亚洲各国学术考察期间,对韩国、北朝鲜、缅甸、中国云南等地的犬十分关注尽心地拍照,并对自己收集的图片进行详细的观察、分析。他在缅甸出差期间,发现缅甸有类似柴犬外貌的犬,由于该犬里白十分明显,他也曾经买回国研究过,甚至还曾经想过利用该犬良好外貌,尝试下育种。但最后,他还是决定放弃。在中国云南考察期间,他在撒尼族发现过一只与柴犬外貌极为接近,也长着里白的犬种,但他在与这只犬短暂接触后,觉得该品种与柴犬的性格有所不同(该犬对于他进入自己的家园表示威胁,但不知道何缘故,解除了对他的戒备)。在久我先生对缅甸、中国云南发现类似柴犬的品种很感兴趣,他认为:缅甸、云南、日本犬之间有着共同链接之处(他这一研究,与“世界犬类出自东南亚狼”的理论有相同之处)。

 

在他亲身对欧美及亚洲各国的犬类进行观察分析中,他感到中城先生所主张的“宽平的面孔、浅显的额段、紧而伸展的口吻、、三角而眼尾斜吊着的眼睛、细身而筋骨质的身躯、持有轻快的步伐动作特征。”是杂交化最低的[八里啊]犬的最显著特征。巧合的是,他的研究发现及总结,与中城先生所一直主张强调的柴犬样式的保育目标相同。久我先生用数年的时间对各国犬类与柴犬进行的对比分析后,他对中城先生的理论进行了确认的同时,也明确了自己的柴犬研究方向。


八、久我先生“柴犬研究”及实践 (二)

 

日本自古以来,将柴犬作为小型狩猎犬用来叼取猎人猎获的猎物,或与猎人配合,猎取小型动物。中城先生所一直主张的培育“原始性、原种性、野性”纯种柴犬的理念,实际上是为了保护柴犬的本质特性为目的。随着久我先生对纯种柴犬继续研究的渴望,他觉得自己在东京狭窄的空间里无法更好地开展纯种柴犬研究,他将家搬到了铁路交通相对方便的东京近郊农村。在那里,他开始小规模培育纯种柴犬,并买了猎枪,开始了他带着柴犬进山狩猎的训练。

 

久我先生曾经简单介绍过他训练柴犬进行狩猎的训练过程:首先,要在幼崽里挑选优秀的有培养前途的幼崽,在它们2~3个月时,随成年狩猎柴犬进山,让幼犬自然地跟在成年犬身边学习和掌握成年狩猎犬的基本狩猎课程----跟踪等技能。两至三次这样的训练后,他就直接带一只幼犬单独进山训练,让幼犬学会与主人配合狩猎技能以及培养其独立性。久我先生根据自己训练柴犬狩猎经验,提出这样一个基本要求:狩猎者必须与狩猎柴心心相印、主人与柴之间要相互配合、双方间必须相互信赖、双方间必须同呼吸共命运;训练柴犬狩猎,需要平时仔细观察自己的柴犬,对自己的柴犬的性格行为要了如指掌,狩猎柴服从主人命令是必须的;狩猎时主人要不顾一切保护自己的犬,要为了犬,登山跋涉不辞劳苦!

 

一只训练有素的、优秀的纯种柴犬其本质上必定具有非常忠实主人、服从主人的特点。进山狩猎时,柴犬会在主人前面开路,并时常回望主人是否跟上。这时,需要对自己的犬予以回应,要及时与它沟通,如同双方用眼睛进行情报交流般,并要及时对它发出继续前进的命令。好柴要配好主,两者合二为一方可!做不到这几点,只将狩猎柴当作自己狩猎工具对待,一切以自己为中心的人,是不适合带狩猎柴进行狩猎的。

 

久我先生在排除了自己的迷惑,并明确了自己的柴犬研究发展方向后,他后期培育出很多的优秀狩猎柴活跃在日本各地。他将自己培育优秀柴犬的目标确定为:“姿艺双全”既:相貌、体形、狩猎性能等都要达到纯种柴犬的最高水平。他将以上宗旨,作为自己培育纯种柴犬的奋斗目标。

九、杂谈

 

究竟谁才是纯种柴犬的培育者?究竟该如何对纯种柴犬进行保护?如何确定培育目标?在日本柴界依然争论不休,恐怕这将是短期内得不出任何结论的长久争论话题。

 

上面故事里的久我先生,作为大学教授并非专业柴犬繁殖者。但,他对柴犬认真而热情的研究,已经超出了很多专业繁殖者的水平。尽管久我先生针对柴犬如何进行培育、如何进行狩猎训练的方法讲述不多,但我们通过上面这段小故事可以看出:纯种柴犬作为狩猎犬,并未消失----还依然活跃在日本各地。我们通过这段故事也可以发现:日本的(柴保)和(柴研)与(日保)在柴犬研究和培育发展方面的不同之处。

 

经过各方面的比较,我个人认为:


一、(柴保)和(柴研),是以继续保育柴犬原始本质、本貌的纯种柴为主要研究方向。他们保育的柴,市场面并不广阔,也没有被欧美和各国宠物爱好者接受,但他们保育的柴,的确是原始而本质的“狩猎柴”。他们尽最大努力使柴犬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原始、原种、野性的保育。他们保育的柴,从根本上来说,不属于城市人所饲养的宠物犬范围。

 

二、(日保)在柴的培育方面,更多地倾向于与世界接轨~走培育纯种“伴侣柴”的市场道路,并极力将柴犬外型培育成能被世界各国广泛接受的状态。尽管(日保)并不参加AKC、FCI等比赛,但(日保)近几十年由于注重外貌上的精选育种,培育出的柴,已经被欧、美市场广泛接受,并溶入欧、美大型赛事。(日保)在努力确保柴犬本质、维护柴犬的原始性的同时,的确起到了向世界推广柴犬的作用。

 

三、与(日保)、(柴保)、(柴研)不同,日本一些宠物爱好者最近又培育出了可爱的“豆柴”我想,由于这种可爱的“豆柴”距离柴犬的本质特征可能走的更远了点,这恐怕就是(日保)对“豆柴”不予以登记的真正缘故。

 

我相信,就柴犬而言,对其“保育”与“培育”的意义是不同的,在“狩猎柴”、“伴侣柴”、“豆柴”三者之间,本质方面的东西,肯定是有相当差异的。以前,由于我个人对柴犬外貌的喜好原因,并没有认真深入阅读理解(柴保)、(柴研)对柴犬的保育方针,可见自己的“偏好”在某种程度上,会防碍自己对柴犬全貌完整的了解。鉴于自己的教训,特在阅读日本犬学者的著作后,理解并编写该故事,希望借此故事能对大家理解柴犬的历史与本质起一点参考作用,更希望那些原本还没有认真了解柴犬历史和本质特点的朋友,能慎重、科学地从事柴犬的繁殖----千万不要搞柴犬的杂交繁殖!

 
HOME   about shibaniu/柴犬   our shibainu/雌阵&雄阵    puppies/幼犬
photo gallery/相簿   guest book/留言板   links/链接   article area/文章区

www.chinashiba.com

 
 
Copyright chinashiba.com Allrights Reserved 2011 上海富錦莊 柴犬专门の舍

Eami: chinashiba@sina.cn QQ:1308334779 Msn: chinashiba@hotmail.com Tel: 13564652512